X

中国一带一路网

中新成立辐射“一带一路”股权投资基金

近日,“渝新欧”班列搭载着健身器材等货物从德国杜伊斯堡驶出,12天后抵达重庆,在保税区包装分拨后通过5小时空运到新加坡。这是重庆与新加坡合作探索铁空联运的第一单测试货物,使以前从欧洲空运至新加坡货物的运费大幅下降。

中新政府间第三个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启动半年来,“引擎效应”渐显。项目不仅实现了200多亿美元的项目落地,还创造了诸多“第一”:境外企业首次到内陆地区发行“熊猫债”、首次打通重庆到东盟的公路联运大通道、首次实现重庆到新加坡的铁空联运……

翻开地图可以看到,作为西部中心城市的重庆,正处于“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Y”字形大通道的连接点上,承东启西、连接南北,是中国几大国家战略的重要枢纽。重庆近几年进出口总额居中西部首位,崛起成为内陆开放高地。

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表示,中新重庆项目不仅要和重庆互联互通,还要和中西部地区互联互通,还要和世界互联互通,以此催化重庆和中西部地区发展。

重庆市副市长陈绿平说,中新重庆项目与西部大开发、“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国家战略无缝衔接,合作模式、理念和地域范围均已超过此前的中新苏州、天津项目,将成为助推内陆开放的“新引擎”,其战略考量重点在于能否增强辐射力和可复制性。

中新重庆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介绍,一系列创新举措正在推进,如开展重庆企业赴新加坡发债等跨境人民币创新改革试点,与新加坡实现铁、空、公多式联运,重庆机场将向新加坡开放“第五航权”等。

创新举措的目的是实现降低物流成本和融资成本的目标,从而解决制约中国中西部发展的要素。

中国西部地区物流成本占GDP的16%,新加坡只有4%-6%,而降低物流成本的关键在于发展铁水、铁公、铁空等多式联运。随着多式联运初现雏形,物流成本也开始下降。除首次实现重庆到新加坡的铁空联运,重庆到东盟的国际公路联运大通道也已打通。4月28日,10辆满载汽摩配件等货物的重型卡车从重庆南彭公路物流基地出发,45小时后经广西凭祥口岸抵达越南河内,成本为空运的五分之一。

重庆市外经委主任徐强说,依托“渝新欧”形成与新加坡的多式联运将其升级为“亚新欧”,欧洲货物可由此运到重庆,再空运中转到曼谷、香港、东京、首尔等位于重庆四小时航空半径的亚洲城市,形成“四小时航空经济圈”。

与此同时,重庆与新加坡金融互联互通新渠道正在拓展:重庆和新加坡淡马锡合作成立辐射“一带一路”的股权投资基金,总金额1000亿元人民币;重庆粮食集团、力帆集团、西部现代物流园等企业在新加坡办理发债或贷款超过12亿美元。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教授陈光炎形象地比喻说:“重庆和新加坡就像两个功率强大的电灯泡,通过互联互通的电流串联起来,发出更加灿烂的光芒,照亮周边广阔的区域。中新重庆项目开拓了中国内陆地区与世界互联互通的新渠道,中国的发展引擎将由沿海的单一引擎变为沿海与内陆协同的双引擎,将激活中国内地2/3的潜能,有力助推‘一带一路’战略。”

淡马锡公司成立于1974年,是由新加坡财政部负责监管、以私人名义注册的一家控股公司。淡马锡公司经营新加坡开发银行等36家国联企业的股权(总额达3.45亿新元,约16亿元人民币,或7000多万美元)。

政府赋予它的宗旨是:“通过有效的监督和商业性战略投资来培育世界级公司,从而为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公司以控股方式管理着23家国联企业(可视为其子公司),其中14家为独资公司、7家上市公司和2家有限责任公司,下属各类大小企业约2000多家,职工总人数达14万人,总资产超过420亿美元,占全国GDP的8%左右。(资料来源网络)

(原标题:中新政府间第三个合作项目启动内陆开放“新引擎”)

编辑:王沥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