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中国一带一路网

中老铁路上的老挝小伙:想坐着自己参建的铁路回家

老挝吊车操作员汶米(视频截图)

6月初的老挝烈日炎炎,吊车操作员汶米的干劲,比天气还火热。

在中老铁路六标段二分部楠科内河特大桥施工现场,汶米专注地开着他那辆心爱的25吨大吊车。虽然刚加入中老铁路建设队伍不久,但这个24岁老挝小伙子干得挺开心。

汶米的家乡,在老挝北部古都琅勃拉邦。那里多山,风景秀美,古迹林立,是不少背包客眼中的世外桃源。然而,对汶米来说,回家的舟车劳顿,总让家乡的风景变得不那么美妙。老挝人常打趣说,开车去琅勃拉邦只需拐两个弯,一个是左拐,一个是右拐。但事实上,从万象出发的长途客车,通常需要左拐右拐6到8个小时,才能抵达琅勃拉邦。

汶米对此深有感受。每次从万象回趟家都苦不堪言,山路颠簸总是让他觉得骨头都快散了架。

“我在琅勃拉邦城里长大,坐车去那里特别麻烦,因为山路多,路况不好,土还大,”他说,“我从小就听说过火车这种交通工具,但从来没见过,所以,我一直想亲眼看看火车、坐坐火车,这次没想到,能够亲自参与老中铁路的建设。”

作为中老两国“一带一路”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中老铁路北起两国边境磨憨-磨丁口岸,南抵老挝首都万象,全长414公里,其中60%以上路段为桥梁和隧道,设计时速160公里,建设期5年,全线采用中国技术标准、使用中国设备。

有意思的是,汶米并不知道这条铁路会一直修到自己的家乡。得知中老铁路在琅勃拉邦的标段已经开工时,他的眼神中竟流露出孩子般的兴奋:“是吗?那太好了!如果铁路通车就方便啦。我真想一直干到通车,然后坐着自己亲自参与建设的铁路回家。”

飞纵千里山,乡关在何方。穿山越岭、蜿蜒前行的中老铁路,承载的不止是像汶米一样、许许多多老挝人的归乡梦,还有像中老铁路六标段二分部经理徐州一样、千千万万在海外的中国工程师的创业梦和思乡情。

80后的徐州算得上是位“年轻的老铁路”。2005年从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后,他选择留在家乡成都工作,却没想到一天也没在家门口上过班。从国内的京津城际、广珠城际、钦北铁路,到海外的亚吉铁路、中老铁路,当年的“小鲜肉”在不断转场的修路人生中锻造成“小腊肉”,而铁路却在他的脚下不断延伸。

“12年弹指一挥间,每天都在现场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度过,感觉挺充实,”徐州说,“比如中老铁路,为了解决当地土质粘性大的问题,我们确定了以桥代路的建设方案,等这座全长7公里的楠科内河特大桥建成后,它将成为中老铁路全线最长的铁路桥。”

耐着高温燥热,忍着蚊虫叮咬,徐州热盼这条铁路早日通车,因为在他眼中,这也是一条别样的归乡路。

徐州告诉记者,他的女儿馨馨4岁了,已经一年多没见到她,自己本想趁老挝的雨季休假回家看看,但现在雨季也要加紧为旱季施工做准备,假期看来是要泡汤了。“不过也快,等铁路修好,我老婆就能带着女儿从成都坐火车到云南,再一路南下到万象来看我,想想都期待!”

从万象到琅勃拉邦,铁路串起的,是汶米的梦和故乡;从万象到成都,铁路牵起的,是徐州的家和远方。5年后,湄公河畔,待中老铁路的长虹架起,心与家的距离,将不再遥远。

(原标题:和中国人一起修铁路 这个老挝小伙有点儿嗨!)

编辑:曹家宁
今日推荐

亚投行再获最高信用评级 惠誉:资本充足 运营平稳

亚投行连获最高信用评级,不仅是对其稳定运营的认可,也将为其未来进一步发展和海外融资创造有利条件。亚投行获得了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其他国际金融机构同样的高评级,将有助于其在国际资本市场的活动。 【详细】

中企在越南打造花园式电厂 将缓解南部经济区“电荒”

永新燃煤电厂一期项目设计、建设完全采用中国标准,带动中国国内设计、装备、施工“走出去”金额在87亿元人民币以上。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