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中国一带一路网

梁海明:搭建“一带一路”融资平台,侨民融资也将大有用途

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家开发银行副董事长兼行长郑之杰表示,为更好推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融资,国开行将搭建更加开放包容的融资平台,发挥政府财政资金、国际资本、国有和私人资本等各类资本的优势,形成推动“一带一路”发展的合力。“截至2018年年底,我们累计为600多个项目,提供了超过1900亿美元的融资,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长期可持续、风险可控的巨大金融支持。”郑之杰称。

对此,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梁海明接受记者采访表示,在养老基金和主权基金方面,如何规避、减少投资风险,这点非常重要。这方面做得比较好的是加拿大养老基金投资公司,在保障足够的投资收益得同时,风险控制得非常好。数据显示,加拿大养老基金过去五年的名义年化收益率为12%,过去十年的名义年化收益率为7.3%,10年期年化净实际收益率为4.8%,当前该基金旗下的资产有一半是来自投资收益而非缴费。

“这点值得中国成立投资基金的时候思考,在投资‘一带一路’项目的时候,可借鉴投行的投资手法,以及建立强大的风控部门。”问及如何引入主权基金参与投资“一带一路”项目时,梁海明认为,可以考虑在金融领域进行“第三方市场”的合作。

据梁海明介绍,目前全球有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成立主权基金,总金额超过6万亿美元,其规模之大已经超过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接近全球股市10%的市值。规模较大的主权基金主要诞生于北欧、中东和亚洲地区。由于主权基金是以帮国家创富为主要目的,因此投资操作大多委托外部机构投资公司进行,对这些投资公司的要求是不问过程,不问手段,只问结果,要能赚钱而且要赚大钱。

特别是,中东主权基金多数是委托花旗银行、摩根大通等华尔街出身的美国操盘手或来自伦敦的金融专家代操作,能够获得高报酬的操盘手、金融专家们,其代价就是必须向中东的主权基金缴出超高收益率,如果绩效劣于市场整体表现,就会毫不留情被淘汰。据梁海明观察,过去两年以来,他们已经把目标转往对准亚洲国家,尤其是对“一带一路”项目感兴趣。“虽然一国主权基金交由外籍投资兵团操作,但管理权仍抓在该国政府手中。”梁海明说,他们这种投资行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政府,会有所顾虑的,但如果加上中国元素,尤其是加上一带一路元素,就可以有效吸引、引导这些主权基金参与一带一路的项目建设,在金融领域展开第三方市场合作。

除了主权基金,梁海明还认为,值得考虑的资金来源还有“侨民融资”。所谓侨民融资,是由海外工作的本国人,寄回给家庭和朋友的侨汇和储蓄。全世界有2.3亿移民,比世界第五大人口国巴西的人口还多,有统计显示,他们每年能赚取2.6万亿美元,比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英国的DGP还多。

“这笔收入中很大一部分,是在东道国被课税和消费掉了。”梁海明说,但是,假设储蓄率只有20%,那么每年的侨民储蓄也超过5000亿美元。2013年,全球发展中国家的移民,向母国汇了4040亿美元,这个数据是不包括通过非正式管道汇入的,其中印度得到700亿美元,比该国资讯技术服务出口总值还高。流入埃及的侨汇超过了苏伊士运河的收入,塔吉克斯坦的侨汇收入占国民收入的1/3以上。

“目前中国‘一带一路’建设面对的机遇是,如何高效地让这笔收入流动起来,既可以让侨民获得更多的收入,又可以把这笔每年有超过5000亿美元的庞大的资金用起来,例如用在‘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上,加之众多侨民的国家,就在‘一带一路’沿线上”。梁海明建议,中国相关部门或可考虑设计一个方案,将这些侨民的钱债券化、证券化,例如,可开发出3%、4%利率的证券商品。“如果把这些侨民的钱用于‘一带一路’建设,将更大程度吸引世界各国了解、认识及参与‘一带一路’。”梁海明对记者说。

(原标题:搭建“一带一路”更加开放包容的融资平台,侨民融资也将大有用途

编辑:王沥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