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中国一带一路网

童军虎:企业“走出去”要有敬畏心 合规性要抓得早

7000多份章程、文件、权证、合同,各种资料加起来存到硬盘大约有60G之多,按照项目的历史沿革、章程许可分门别类,这是童军虎对每个海外项目考察时都要做的尽职调查,而这几十个G也仅是一个项目所需达到的考察标准。

作为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国际合作部总经理,童军虎领导的项目团队积极促成了中国黄金与俄罗斯极地黄金公司的合作突破,并在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之际,中国黄金与俄罗斯极地黄金公司就开发黄金及有色资源签署了相关合作协议。

跋涉俄罗斯等高寒地区,深入非洲等不毛之地,童军虎对我国黄金矿业“走出去”开发海外资源亲身经历,感触颇深:“‘走出去’要走大道,走正道,追求双赢、多赢才能够走得远、走得好。”

海外开发要“亲诚惠融”

“一带一路”是条黄金之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黄金储量占全球总储量的42%,黄金消费量占世界绝大部分,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印尼、菲律宾、柬埔寨、老挝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资源禀赋较好,开发潜力巨大,尤其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印尼等国的国土面积较大,人口较多,是国内企业“走出去”的重点国家。

“中国的企业和‘一带一路’国家合作有非常好的基础,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耳其、印尼、柬埔寨、老挝、巴基斯坦等,和中国相距很近,我们对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法律也比较熟悉,人民之间的交流沟通很多,而且这些国家越来越认识到‘一带一路’倡议对他们的发展是难得的机遇,很多国家主动地将其发展规划与中国‘一带一路’对接。”童军虎表示,俄罗斯的大欧亚发展计划、哈萨克斯坦的光明之路计划,均有意与“一带一路”倡议实现对接。

“我们在这些国家开发时,要树立合作共赢的发展目标,海外开发要注重‘亲诚惠融’,即亲切、真诚、惠及、融洽。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里面提到的要义,追求双赢、多赢才能够走得远、走得好。”童军虎建议,要实现“走出去”双赢、多赢,一是要加大混合所有制,中国企业与当地企业要真诚合作、共同开发、共同受益。“我赢他输、他赢我输的模式都是长不了的”。二是合作模式要多一些,比较常见的有绝对控股、相对控股、参股等,除此之外,还可以考虑设立基金,如项目勘探方面的基金,项目开发基金,EPC+M(工程承包+管理)模式,或者产品包销,形成多种方式合作机制。三是信息要共享。做好“一带一路”和黄金企业有关的信息搜集、整理、共享,工作力度要加大,当前黄金行业之间的信息共享还很欠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会出现多家企业考察、多次报价、中企之间的竞争的局面,因此需要建立更好的协调机制。

不仅国内企业间需要信息共享,与国外企业也与要加强信息交流与沟通。童军虎举例说,最近中国黄金与巴理克黄金公司进行了互访,针对矿山建设的数字技术、采矿技术、人工智能等方面,进行了非常好的沟通交流。他认为,国内黄金企业应与国外企业在自愿的基础上、把握知识产权的前提下进行交流,取长补短,争取早日实现与国际高标准规范的接轨。

合规性要抓得早

虽然目前黄金企业“走出去”抱有积极的心态,然而现在海外能源矿产开发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中国企业“走出去”的能力建设在增强,经验也在不断的累积,但是交的学费也不少。近期在非洲的矿业开发方面就暴露出两个典型的案例,一家西方公司被开了1900亿美元的罚单,另一家西方公司被开了70亿美元的罚单,加上美国挑起贸易战后,中兴通讯被开出巨额罚单的例子,使得我国矿业对合规性有了高于以往的重视。

“合规是非常现实严峻的问题,合规的范围是比较宽泛的,简单地说,要遵守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往细了说,要符合勘探、开发建设、环保、劳工、海关、税务等各方面的相关要求。最近在非洲发生的这两起天价罚单事件,均与公司偷税漏税转移利润有关。”童军虎说,中国企业在合规方面也交了很重的学费,比如怎样符合勘探、开发、环保、劳工等方面的法律法规,以及防治腐败。有时中国企业为了使投资加快产生效益,从并购到开发建设再到营运,在有些方面的确存在一些不合规问题。“现在很多企业也认识到合规的重要性,也有个别没有实力的企业或个人在国外急功利近,在环境、劳工、税收等方面造成了非常大的不利影响。合规方面还要加强引导和交流。”

“矿业是资金密集型、劳动密集型、周期长的产业,靠搞小动作打擦边球,这是不行的,一旦被发现,会被罚得倾家荡产。” 童军虎强调,“所以合规特别重要,合规是海外矿业企业生命线,而且是一条红线,一定要遵守这条红线。”

童军虎建议,对海外项目开发从上到下要重视合规,对企业的考核不仅仅要看交多少利润,现在考察企业好不好,除了看经济效益,还要看党建、看合规性,加强党的建设很重要的一条是企业在法律法规下透明高效地运作,从开始要重视合规,对所在国的法律法规要学习学透,在日常的经营当中,把合规放在重要地位,在海外开发项目要有律师。现在政府有关部门及集团公司,均加强了对海外企业的巡视,巡视党建、生产经营及合规性,一旦发现问题及时整改,确保企业不要搞出大的窟窿。“合规性要抓得早,被所在国开出罚单关门,再想起合规就晚了”。

“走出去”要有敬畏心

不仅仅是合规问题,当前企业“走出去”面临的问题复杂且多变。“中国企业‘走出去’一定要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要有敬畏心,走大道,走正道。按照人家的规范要求来开发,该交的税要交,该提供的劳动保护要做。”童军虎说。

据童军虎介绍,政局的动荡是企业面临的较大的不可抗力,很多国家政府采用选举制,党派轮流坐庄,政府更迭了,项目就面临停工风险,在老挝、马来西亚、印尼等地,均出现过水电站、高铁等大型项目被搁置的情况,很多国家资源民族主义越来越强,比如非洲政府对资源越来越重视,要求一定比例的干股,当某一种金属价格走势较好,政府会不断地提高税收,增加对国外劳工的限制,提高准入标准等。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海外投资会面临投资效益下降,回收期加长的局面。另外在非洲、南美等地,基础设施较差,也会大幅增加开发成本。

而在发达国家,也有遇到变相的保护措施。如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企业矿业开发成功案例并不多,因为这些国家标准很高,技术标准、环境标准、劳工待遇、税费都很高,造成开发成本大幅提升,“我个人观点,在发达国家开发并购矿业项目85%以上的是失败的。如果测算的准确,收购一些在产项目,会好一些,如果是一些绿地项目,环评可能需要四五年或更长的时间。此外还有原住民的问题,本地劳工工资非常高,一个劳工工资达到中国工人的七八倍,甚至10倍,发达国家一个矿500人,工资相当于我们5000人的,另外还涉及到矿山的规模、资源、禀赋等,在发达国家开发矿业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童军虎说。

童军虎认为,国外矿业公司在许多海外运作方面的经验值得国内企业借鉴。比如重视环保、建设绿色矿山的开发观念。童军虎举例说:“我们当年去贵州锦丰做尽职调查,锦丰的办公楼是一个二层小楼,矿区内没有硬化水泥路,刚下雨的道路非常泥泞。矿长告诉我说,硬化破坏环境,矿开完了不能恢复原来的状态。而且锦丰本地化用工力度大,他们用很长的时间培养当地社区的员工,锦丰矿就一个矿长,没有副矿长,部门领导都是当地员工培养的。此外,锦丰为社区做些公益事业,修路、拉电、供水,包括对当地儿童的教育投入很多。西方大公司在非洲、中亚、南美在这方面的投入更多,这跟经济实力有关,更跟他们环保观念有关。这让我们学到,一是在海外矿业开发一定要重视环保,建设绿色矿山,不要对环境造成破坏污染,影响当地居民的健康安全;二是要本地化用工,加快培养本地的人才。项目前期开发阶段,中国员工多一些,中国人勤劳且劳动力成本低,项目建成之后,我们要把更多的就业机会让给当地员工。”

赌博心态要不得

开发海外项目要取得成功是非常不容易的,涉及面很广,童军虎认为,要在六个方面加强重视。

一是在走出去之前,首先要有清晰的海外发展战略规划,赌博心态是不行的,要清楚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为什么走出去,发展战略是什么。

二要有人才,组建国际化人才队伍是中国所有企业面临的很大挑战,央企、国企、民企都缺乏国际化方面人才。

三是要有好的称职的技术、法律、财税、金融等方面的中介机构为企业“走出去”服务。

四是发挥好公司的核心竞争力,比如中国黄金的主业是金铜,虽然海外诱惑很多,但我们要做最擅长的。

五是做好尽职调查,尽职调查实际上是决定了“走出去”成不成功的第一步。尽职调查有漏洞缺项,企业很可能陷入被动。

六配备职业化的团队,技术团队要从技术层面对目标公司做全面分析,比如资源储量、品位、赋存条件,采矿方面是露天还是地下,剥采比、采矿成本和贫化率是多少,要搞清楚选冶的难易程度,选矿回收率,从技术上判断确定项目规模、开发难易程度等。金融团队要对项目做出准确估值,包括资本性开支、收入、成本、利润、回报率、投资回收期,以及融资安排、资金成本、还本付息方案,包括以后如何上市等。要有好的金融财税团队,还要有好的法律团队,对所在国法律法规、矿业开发有关规定、国内对国资的监管规定等,都要非常清楚,有的并购涉及到反垄断调查,有的涉及到象牙海岸的认证。要有人力社区方面的专家,判断所在国政府、工会对开发项目是支持还是反对态度、对劳工保障的规定等。

国家要鼓励干事创业敢担当的企业“走出去” 

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的愿景是建设成为世界一流的矿业公司,因此较为重视国际化团队的建设。2008年收购在多伦多上市的金山金矿后改名为中金国际,通过营运中金国际,对国际金融市场、资本市场、技术规范有了深刻的理解,培养了一部分国际化人才;收购锦丰以后,澳大利亚、加拿大人在这个矿山的多年运作,也留下了一个国际化的团队;另外,还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引进一批国际化的人才,为“走出去”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但当前,国内矿业公司也面临着国际化人才流失的严峻挑战,随着人才争夺的加剧,特别是一些民营矿业公司“走出去”,国际化人才越来越稀缺,争夺越来越激烈。“在股权、期权、薪酬激励机制方面央企、国企都碰到很大的问题,要做出改进,以前说的‘事业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都面临挑战。央企、国企亟待重新研究一下国际化人才怎样引进、培养、留住,这是严峻且现实的问题,否则央企、国企就成了黄埔军校,国际化人才流失严重。应加快市场化长效机制研究,把培养、引进、留住国际化人才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童军虎说。

除了国际化人才的流失,央企、国企还面临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那就是如何保障“走出去”国有资产不流失。童军虎认为:“国有企业保值增值是对国有资产经营班子的要求,海外项目投资营运风险不确定性特别大,现在从国家层面、从主管部门企业本身有很多追责的条例,所以国企、央企‘走出去’的压力非常大,相关管理人员、工作人员生怕出现失误造成资产损失。但国外尤其一些小国,在法律法规、投资环境方面经常变化,社会及政策缺乏稳定性,很有可能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针对这些问题,国家应对专业化、有实力的公司‘走出去’加大支持力度,鼓励干事创业敢担当的企业经营者,并保护他们。”

童军虎表示,要判断如果出现并购投资失误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要判断流程有没有问题,合规性有没有问题,如果在这些方面没有问题,那么出现损失就是正常的,因为海外的投资并购方面,世界前十大矿业公司也都出现过重大失误,没有一个公司敢说并购不出现失误,这是经济规律、市场规律,要认识它的客观性。

“动机是好的,程序是完整的,合规性没有问题,出现一些失误和资产损失是正常的。但有一种情况要高度重视,出发点是不正的,比如腐败,个人利益输送,是法律问题该处理的要处理。海外投资并购要分门别类,重要的项目不能盲目冲动,投资前做好功课,做好调查,程序合法合规,创造一种正常的氛围就非常好,不能全是追责惩罚没有激励奖励。”他说。

童军虎举例说,套期保值是规避市场风险的有效手段,但由于之前中航油套保失败,国家主管部门出台了很多严厉的监管条例,导致很多企业不敢做套保,而不做套保将导致风险敞口,尤其是海外投资,面临着汇率变化、产品价格变化等风险,因此对于套保要科学地看待,“套保是高度专业化的工具,可进行风险可控、目的明确的专业化操作,不能一棍子打死。”童军虎强调,尤其是当前,美国挑起对中国及欧洲等国家的贸易战,美元兑人民币及其他国家货币变化都很剧烈,如果不能锁定汇率,可能会给企业造成重大的损失,这些都会给企业海外投资造成风险。

以全球思维世界眼光建立海外基地

童军虎表示,现在中国资源类企业“走出去”的广度和深度历史上从来没有,国企、央企、民企在“走出去”的过程中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保证了国家经济建设急需的矿产资源,为我国经济安全可持续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五矿、中铝、中国黄金、紫金、山金、洛阳钼业、华友钴业等都拿到了一些禀赋较好的资源。

“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搭建了一个非常好的舞台,中国黄金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近几年在俄罗斯、蒙古、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看了很多项目,也做成了一些项目,中国黄金在“一带一路”核心国家吉尔吉斯斯坦有两个项目,一个是库鲁捷盖列克大型铜金矿项目,储量资源量超过1.7亿吨,铜金属量超过100万吨,金金属量超过100吨,中国黄金集团的建设者和管理者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建成;另一个布丘克项目也开始动工建设,非洲刚果(布)的索瑞米项目也非常成功。

“考虑到非洲的基础设施、工业基础薄弱,吸取外国企业在非洲建设经验,我们的建设期留了四年,时间是比较合理的,但管理团队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奉献精神,用16个月就把这个项目建成,并实现当年投产当年盈利,预计两年的时间就收回全部投资。项目受到了当地人民和政府的高度评价,他们说‘中国黄金帮助非洲人民开发矿产,是一家负责任的企业’。我们带过去的技术和规范成为他们的国家标准,而且这是刚果(布)首个金属矿山,带动了当地经济的发展,对当地就业、税收作出很大的贡献。刚果(布)索瑞米项目成为非常著名且成功的中非合作项目。汪洋副总理在前几天访问刚果(布)时接见了项目公司主要负责人,并对他们取得的成绩表示肯定。我们的团队是一个能打硬仗苦仗的团队,有高度的责任心和奉献精神。他们一干三百多天,一年也可能回不了一次家,有高管得了十多次的疟疾,对身体伤害很大,并且还随时面临着埃博拉病毒的威胁及治安问题。他们克服了所有的艰难险阻,提前完成了项目建设,为企业海外投资树立了典范。我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项目,新华社去采访了项目负责人,也采访了当地的官员,社区民众都说‘中国黄金是一家有责任心的良心企业’,这方面我们做得不错。” 童军虎表示。

“一带一路”沿线有60多个国家,童军虎认为,黄金企业布点还不够全面,需加快步伐。要以全球思维、世界眼光建立海外基地。五大洲资源赋存条件不一样,比如说在南美,铜矿资源丰富,在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金矿资源丰富,在澳大利亚铁矿资源丰富,印尼铜金煤锡资源丰富,不同的大洲资源分配不一样。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将以刚果(布)为起点,向非洲纵深推进,在智利、秘鲁、巴西等大型铜矿所在地建设一个铜矿基地,在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土耳其等金矿资源丰富地区,打造黄金基地。“这样有重点、有目的,在重要的大洲、重要的国家、重要的成矿带有针对性地建立我们的基地,这不仅是为海外发展服务,更是为中国黄金建设世界一流矿业公司的发展战略服务。”

(原标题:“走出去”走大道走正道 ——专访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国际合作部总经理童军虎

编辑:王沥慷
今日推荐

14部门联合印发《意见》 促进综保区发展

海关总署日前会同税务总局等14个部门起草的《促进综合保税区高水平开放和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将于近日正式印发,推出21项具体举措,打造五大中心,全方位多角度促进我国综合保税区发展。【详细】

第二届进博会公布布局图 展览面积将超首届

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布局图9日公布。据悉,第二届进博会总展览面积将超过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官方微博称,第二届进博会的主办单位、合作单位、承办单位、举办时间、举办地点均与首届保持一致。在展览布局...【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