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中国一带一路网

甘肃在8国成立了岐黄中医学院 中医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渐受欢迎

新年伊始,刚从亚美尼亚宣讲中医健康保健知识回国不久的姚小强还没好好休息,又要奔向遥远的吉尔吉斯斯坦。

姚小强是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主任医师,也是甘肃最早赴海外从事中医培训及诊疗的专家之一,并担任吉尔吉斯斯坦岐黄中医中心副主任。

“头痛晕眩在临床上如何治疗?大家平常治疗的方法可能单一,而我要将几种中医方法综合起来教给各位。”面对“洋学生”的提问,姚小强总是耐心解答。而这样的解惑释疑,他已经记不起有多少次了,但每次讲起来仍新鲜感十足。

自2015年至今,姚小强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异国他乡度过。但热爱中医事业的他,不觉得有多苦有多累。

近年来,“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使中医药交流合作在丝路沿线变得频繁,中医药在沿线国家逐渐受到民众欢迎。尤其像吉尔吉斯斯坦,其历史上与中国交往密切,中医文化与针灸诊疗在当地基础好,群众认可度高。然而,由于缺乏专业培训,当地从事中医推拿和针灸的医护人员技术水平相对较低。

虽然姚小强和同事都是“中医通”,但在语言不通、文化差异显著的异国他乡也遭遇过不少麻烦。

“一开始在吉尔吉斯斯坦培训时,完全靠翻译。有学员直接抗议听不懂、不爱听,质疑我们的方法,甚至有资历较深的学员不理会我们,到讲台上自己讲。”姚小强说,为了改变这一状况,他和同事在征得患者的同意下,将失眠患者带到课堂上,边针灸边授课。几次实操之后,患者现身说法,表示经过中国医生治疗,头痛减轻了,睡眠改善了,并赞誉姚小强和他的同事是东方医学的“魔术师”。

用事实说话成为姚小强在国外的“立身之本”,他也因此收获了医护人员的尊重和敬佩,听课的人每次都会挤满教室。那些一开始“抗议”的学员也完全变了样,积极性很高。

乌克兰国立医科大学针灸学副教授亚历山大·格罗夫查斯曾接受过姚小强的培训。他认为,姚小强的授课使他们更加清晰地认识到中医不是神秘的玄学,而是一门有理论体系和科学规范的学科,“能够从他的授课中理解中医精髓。”

在国外工作和生活也有诸多不便。但患者为姚小强送去了亲人朋友般的关爱,消减了他在国外的孤独感。

“是患者,亦是朋友。推广中医一方面让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走出了国门,服务了越来越多的患者,另一方面让我结识了很多外国朋友,坚定了推广中医的信心和决心。”姚小强感慨地说,两年多来,在丝路上不断“游走”,他见证了中医事业在国外从“落地生根”到“生根发芽”、从“门可罗雀”到“门庭若市”的巨大变化。

数据显示,2015年9月至2016年10月,吉尔吉斯斯坦岐黄中医中心累计完成中医针灸临床诊疗2000人次,其中吉尔吉斯斯坦民众占到接诊总患者的60%以上。

目前,甘肃已派遣了多位像姚小强一样的“精兵强将”赴海外开展中医教学和义诊。同时,甘肃先后在俄罗斯、法国、新西兰、吉尔吉斯斯坦等8国成立了岐黄中医学院,在吉尔吉斯斯坦、马达加斯加、摩尔多瓦、匈牙利等6国成立了岐黄中医中心,组织开展中医药文化、中医学术讲座和中医义诊活动,进一步夯实中医药的合作交流基础。

“身为中医药文化传播的使者,推广中医技术,传播中医文化,让中医惠及每一个人,是我们不断努力的方向。”姚小强说。

(原标题:行走在丝路上的中医“魔术师”)

编辑:曹家宁
今日推荐

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突破10000列

8月26日,随着X8044次中欧班列(汉堡—武汉)到达武汉吴家山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达到10000列。【详细】

我国成功发射两颗北斗导航卫星

按规划,到2018年底,我国将发射18颗北斗三号工程组网卫星,覆盖“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到2020年左右,完成30多颗组网卫星发射,实现全球服务能力。【详细】